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翼] 直至幸福所向【1-1】

 法伊失去了重心,無論如何都找不到著力點。他身處時空的甬道,不確定銜接了什麼地方,空虛的短暫的單調時光尚且足夠他用來自我催眠,法伊閉上雙眼徐徐呼吸,像魚要說服自己重新學習在水中換氣一樣,就這麼任憑身體往某個方向沉淪。

 他身上還殘留著離開日本國時的沾染的餘溫,隱隱約約,彷彿感覺到什麼,像是曾被誰擁抱的那種溫暖──不……那只不過是些幽微的記憶而已……它們的碎片像羽毛般黏在身旁落不掉,輕飄飄的,卻讓法伊喘不過氣。他無聲地發出一絲嘆息。是因為鬆了口氣,還是為了傷感什麼、譴責什麼呢?他漸漸地分不清了……

 因為一心想解下那些甜美又陳舊的東西,法伊甚至沒有注意到空間的某部分開始出現了孔隙。一開始只是像針刺般細小的一粟,後來漸漸往外拓開、張裂,一瞬間黑暗中的寧靜被攪擾了,從縫的另一端扎進了光芒和凌亂的空氣。法伊被持續加強的重力牽引著──這種經驗對他而言早已稱不上陌生,以往藉由摩可拿穿越次元時也曾體驗過無數次,不過唯一不同的是──

 這次他隻身一人。

 什麼都還還來不及打算便先感受到錐心徹骨的冰冷,接著他狠狠地嗆了一口,鼻腔深處以至於整顆大腦都刺痛得他近乎暈厥。落下的位置離地或許不遠,但正確的說法是法伊腳下根本沒有什麼可以承接的「地」。他掉進一片水域,又廣闊、又凍寒萬分。

 自己大老遠穿越了次元就是為了到某個不知名的國家投湖呢!哈哈哈,要是黑鋼知道了臉色大概又會變得超級難看……可惜自我解嘲並不能讓法伊的處境變得愉快一點,而不管自己變成什麼樣子,黑鋼他也不會再見到了。湖面下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連小小一撮魚群對這個奇形怪狀的傢伙都顯得興趣缺缺,法伊開始放鬆身體,抓住水波擺盪的空隙將頭浮出水面。

 黎明的天光還未鋪上每個角落,厚雲壓抑著晨曦,自其後溢出的是恍若美酒沖淡的色澤。春天到臨之際,水面還有融不透的浮冰,儘管外頭湧進的水波若有似無,那些細碎翻動著的浪潮卻彷彿可以把巨大的冰片悄然、不動聲色地偷渡,推送至更遠更遠處的峽灣出海口。一邊吸著寒涼的氧氣,載浮載沉之間,他瞥見不遠處有著貌似水岸的地方。

 在極端寒冷的時候,水的溫度其實比空氣還要來得高一點點,但法伊選擇遁回水下,純粹只是覺得那片灰藍色裡有某種很親切的感覺而已。以前他在色雷斯的宮殿也常常潛到水池深處去探望死去弟弟的屍體和唧,這個世界的水的溫度、光影的顏色,莫名地給他添了一種思鄉情懷。

 那時候王城的傭僕們總會露出百般不捨的表情,看著小法伊把自己弄得濕淋淋的,他們並不很清楚前因後果,只知道王當作親兒子撫養的小孤兒將來會以他與生俱來的法力守護這個的國家,而這孩子在水下守著相當珍惜的家人。他是那麼嬌小,明明該要是個少年的體態了,生長了比別人還長的時間,卻因為營養不良看起來只像個兒童一樣,就算往後開始抽高,也依然骨瘦嶙峋的。他們的眼神充滿了真誠與關愛,不是故作憐憫的假慈悲。色雷斯人多半都有顆正直的心,法伊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明白了,只是他往往沒有辦法讓別人碰觸他的身體。

 「……謝謝你。我自己來就行了。」他總是這樣說,然後從哪個誰的手中接下一條又厚又保暖的毛巾,裹在身上可以吸去所有滴滴答答的水。

 「辛苦你了,不用擔心我喔~」等他開始會笑著這麼說之後,其他人才漸漸安心下來,任他隨自己的意去了。


TBC...

评论(3)
热度(11)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