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翼] 直至幸福所向【楔子】

 很倉促。

 法伊在白鷺城留下的最後一眼很是倉促,以至於他無法好好回應每一張朝向自己的面孔。那些相識的人們說不上是擔心還是詫異的樣子,只覺得好像還收藏了什麼話語在心中似的。魔法開展瞬間,陣陣氣流揚起竄動,擾亂了這個國家人們慣穿的長長衣襬還有他們黑色的頭髮。

 月讀髻上美麗的繩結和垂墜簪飾被吹得左晃又甩,公主芳齡僅僅十六,卻聞風不改她恬靜沉著的儀態。摩可拿躲在她懷中,因為長耳朵讓風颳歪而緊張了起來,如白色饅頭神秘又討人喜歡的生物瞇著眼睛,張著嘴巴,彷彿正高聲說著什麼,但此時她尖細的聲音在法伊耳中已不太清楚。

 魔法陣以自己腳下為圓心旋繞並迅速向外拓張,青藍色的螢光在地面勾出象徵施術者的章紋,最外緣隱約浮著一圈淡柔的紅色光輝。次元魔女已經不在,眼下這個相仿的印記可想是來自她的代理人,然而四月一日君尋並未與他們身處同一個現場。

 「那麼,就是現在了。」

 法伊心頭一凜,雖然仍不太清楚如何辦到,但他可以感受魔力從另一個世界被傳送至此。

 「關於代價──就如同我們談好的──往後會分期向你收取,畢竟賠本的交易我們這裡還是做不太起呢。」四月一日的魔力帶著微熱,像暖流一樣在法伊身後湧動。他原本憑空投射出的半身成像隨著對話進入尾聲漸漸模糊。「接下來就看你了。」

 被開啟的是一個次元傳送魔法。

 當然了,法伊再清楚不過。與以前藉由摩可拿施展的形式不太相同,它更為複雜不穩定且其中摻雜了一道未知的力量。法伊只是有點意外,像「啪嚓」一聲扭掉樹枝般就能折下一個人與一個世界的牽連,願望店的一貫作風還真是俐落得沒話說。

 也好,既然決定了自己也沒什麼好拖泥帶水。傳送陣尚未完成,交錯的能量中還差了最後一筆。法伊闔上牙關,集中精神中默想將要使用的咒文,魔力從他的血脈裡匯整聚集,直到右手指尖滲出如紫色電漿般跳動的法流。當他一定心,抬起眼來,卻直直對上一道總會將他看穿的視線。

 黑鋼不是第一次露出那樣的表情。法伊依然記得,當初在東京的頹敗和身體轉變的狂暴痛楚中,他意識模糊,腦海中卻一直存在著黑鋼臨危之際凝視著他的樣子。黑鋼不是因為被激怒而鎖起眉頭,他向來直斷的眼神一時竟透出了太多情緒,部分像是悲傷,部分像是莫可奈何的無助,他什麼都沒說緊緊閉住了雙唇,看起來就像吞進了所有苦澀使得什麼地方正隱隱發著痛一樣。

 「要把握當下啊。」聽見四月一日的人形在消失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法伊的動作卻忽然變得猶疑,他捏著手指遲遲無法劃出那個應使的法術,他無法從黑鋼的視線裡逃開。

 在成為吸血鬼冷僻的時候,在以劍傷害了櫻公主深切絕望、還有決心與色雷斯一起崩壞的時候,黑鋼總是以這樣的表情面對那個打算拋下、抹去一切的自己。

 可是──法伊知道自己再不動作可能就要面臨被術力反噬的危機──如今已經不是和當初同日而語的處境了。願望將每個人送回他們的應許之地,小狼、黑鋼、之後摩可拿想必也是……不再守護著誰,不再依附著誰,然而法伊失去歸宿的事實卻沒有改變。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他也是時候該下定決心了。

  「──你要去什麼地方?」黑鋼試圖再走上前一點,但沒有支付旅費也沒有結立約定的他根本無法觸碰到魔法陣裡的法伊。不用直覺也知道時間已經不夠了,黑鋼儘管有滿腹的焦躁卻也只能在最後關頭拋出一個最關鍵的質疑。

 「還不確定,」法伊重振了心思,輕輕地笑著,「但或許不久後就能找到了。」這時他並沒有打算欺騙誰的意思,笑容裡多半是話別和祝福的意味。他希望自己看起來不像是還有什麼遺憾的樣子,因為他理當也不會再有。

 對,這麼做比較好。

 法伊很快用指尖的紫色光芒拉出一列符咒,光芒變成豔豔閃爍的符紋以水平狀串連將法伊的周身圍繞。他感到背後淹起一圈溫暖的潭水,空間像一點一點融解開來般,法伊就這樣沉進了那道波動的深處。

 離開得果然還是太倉促了點──法伊不是要抱怨的意思──對於那些未來不再見得到面的人們而言大概有失周到吧?

 在白鷺城留下的最後一眼只是短短一瞬間,但那一刻卻猶然像被拓印在法伊記憶裡一樣。


 那麼接下來要去哪裡呢?
 不,應該問:接下來會去哪裡?


 所有景象終於在眼前完全消失。


To Be Continued...

评论(5)
热度(16)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