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翼] 寂寞中繼【3-2】

 桃矢所不知道的是,櫻的確很高興。

 她不是一個在常理之下誕生的生命體,甚至有一天凋零了身體與靈魂也無法受用「死亡」的概念。那之後會往什麼地方去呢?櫻不知道。或許就是完完全全地「沒有了」吧。所以她很高興來到這個世界後仍能見到同樣的哥哥的臉,很高興他們仍是一家人。那就像是某種緊緊連自己、怎麼樣也不會變的證明一樣,錨定了自己的存在,向下沉去穩穩地扎到土裡。

 那些為了戲弄自己而表現的一言一行和記憶中的相去不遠,本來是想見也見不到了,重新再經歷櫻也覺得不介意了。

 木之本桃矢所不知道的是,她的妹妹曾經散盡了靈魂的羽毛,在性命垂危之際被送往異界。她的身體被領著穿越一個又一個不同的國度,然後就不曾回家了。

       §

 帶行李走向航廈大廳的路上,櫻默默跟在兩位哥哥身後走著。她的臉始終一片通紅,低著頭連一句像樣的話都講不出來。

 她不是很清楚該如何形容這種情緒,不、也不是說生氣什麼的……好吧——或許真的有一點!似乎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深刻地感受到哥哥的幼稚,櫻有點招架不住。不過她甩甩頭,意識到眼下還有更要緊的事情時,出糗的不甘便淡得煙消雲散了。

 ——在哪裡?

 她的目光逡巡過周遭熙來攘往。

 ——在哪裡呢?

 心一時間緊張地怦怦跳,身怕人海又再次淹沒她的等待。

 ——你在哪裡呢?

 「小櫻。」

 她轉過頭,有人溫柔地抓住自己的手。


 「……」

 桃矢現在正一臉不悅地打量眼前這小子。其實那只是比較婉轉的說法。事實上他的視線像要可以把李小狼燒穿一個洞一樣。他用極度銳利的眼神釘住小狼拉住自家妹妹的手,其中警告意味相當濃厚,意思就是:「你最好別給我亂來,臭小鬼。」而且還這麼矮。

 這讓櫻有點尷尬,因為在哥哥的注視之下她無法自然地向小狼表達自己有多思念他,比方說她就不能緊緊抱住他。

 雪兔親切地揮揮手示意,笑容之溫煦和身旁的桃矢有著天壤之別。

 而李小狼只是穩重地向他們問候。這次入境日本只是為了不讓櫻在離家之後一個人飛行。

 這傢伙其實和小櫻非常相像,桃矢看得出來,但對此他也不打算調整自己的態度就是了。

 登機時間一刻一刻接近,在閘門口前,雪兔向櫻說:「之後會去找你們玩的,路上小心喔。」櫻聽了霎時鼻頭酸酸的。她知道從日本道香港並不是多麼遙遠的航程,可一旦起飛,所代表的分離往往比物理上的認知還要來得綿長。

 她對雪兔說:「雪兔哥,我哥就麻煩你照顧了。雖然他已經成年了人還是像小朋友一樣愛賭氣,眼神有時候很兇、還喜歡捏別人的臉什麼的,是個很任性的人,但我想他不會欺負你的。」

 「嗯,我知道了小櫻。」

 桃矢難以回擊。妹妹說了太多體貼的話,像這種的自己還可說不曾聽過。櫻好像在找自己鬥嘴似的,可是當她由雪兔的方向轉過身後,桃矢看見她一雙眼睛盈滿了水光。

 「哥哥!」櫻跑去給桃矢一個擁抱。

 「沒問題的……」桃矢摸摸她的頭低聲說道。他一直有最敏銳的直覺,此時只希望櫻能知道,不管她是什麼樣子、不管她變成什麼樣子,不管次界重新旋轉了幾次,自己永遠會是她的家人。


 於是飛機起飛了,一層一層張開翼身向著高處滑翔。櫻看著窗外越漸遠小的家鄉景色,腦中還有桃矢與雪兔並肩而立與她送別的模樣。那兩個人也是一直都在一起呢。她要離開自己的土地了,然而他們卻成為她的根。種在自己最心愛的地方,櫻看見一塊永遠屬於自己的涼蔭翠綠長青。


Fin. - The Perpetual Tree -

评论
热度(4)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