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翼] 寂寞中繼【3-1】

第三章、綠蔭長恆之地

 車在快速道路上行駛了好一陣子,途中還遇上交通堵塞,前方的道路憑空繞了一個圓弧,他們順著轉了個大彎。下坡,爬坡,可見的天空漸漸寬廣起來,指示排上的箭頭一個個領人前往各不相同的地方,木之本桃矢放慢車速,最後在偌大建物前的停車場拉起手煞車。

 「到了。」

 「到了呢。」

 副駕駛座的月城雪兔正好吃完他的雪糕,用紙巾擦擦手,乾淨俐落,沒有落下一點會招螞蟻的殘渣,除了自己嘴角黏著的一點核桃碎屑。

 「喂,睡著了?」

 「睡著了呢。」

 他們兩人同時回頭向後座,只見櫻歪著身體,沒有地方靠放的頭微微仰起,眼睛是閉著的,似乎人還挺放鬆的,因而連嘴巴也沒有闔上。

 「小櫻?」

 「喂,睡魔?」

 雖然得喚醒她,但不曉得是因為有趣還是真的不忍打擾,他們僅以比一般音量稍輕的口吻問問而已。

 桃矢文風不動地拿起自己的智慧型手機,滑開了鎖點下拍照功能,攝影鏡頭瞄準的對象就是他妹妹毫無防備的睡臉,然後——

 嚓!

 還是有閃光燈的呢。

 櫻被奇怪的聲音和光線吵醒,揉揉眼睛,不小心摸到自己唇邊流著口水。她的頭髮被壓得有點亂了,一邊扁一邊翹,好不容易回過神,連思考什麼的都還來不及就看見手機螢幕亮在自己面前,上面的人是誰?好像是方才睡得毫無保留的自己。

 「欸?」

 「唷,醒啦?」螢幕後方是哥哥一臉詭計得逞的表情。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

 妹妹,那是一種小小的、呆呆的、聲音軟軟的、不管哭起來笑起來反應都很大的古怪生物。妹妹這種生物,世界上只有一隻。

 「這個小東西真的是女生嗎?」第一眼見到襁褓中的小櫻時,桃矢心中產生的就是這樣的想法。她的眼睛是那麼凸,頭髮是那麼少,鼻子扁扁的,皮膚薄到好像要破掉一樣。這是媽媽辛苦懷胎所產下,人們口中所謂的「愛的結晶」。

 那時候桃矢七歲了,已經開始上小學和認字。他抱著他的妹妹,覺得這和看別人在書上、課堂上或電視上形容「嬰兒」的時候一點也不一樣。

 小寶寶在他懷中,醒了後也不特別掙扎,她做著奇怪的嘴型,不知道是餓了還是想說話,一隻迷你手掌張開,舉起,貼到桃矢的嘴巴上。

 「什麼?」桃矢又想。有人說小嬰兒剛出生的時候,眼睛裡看到的世界和一般人是不一樣的,那麼這個小傢伙盯著自己的臉是不是也看見了什麼奇怪的樣子?

 「很可愛吧?」爸爸彎下身來問他。

 其實桃矢也答不太上來,他只是有種奇怪的感覺。初生嬰孩的體溫在他胸前逕自發著燙。

 有一次,他們一家三口在春天某個風光正佳的日子出門野餐,妹妹剛過完三歲生日不久,踏著步伐左搖右晃跑在他與爸爸的前方。好像企鵝,他想,幾秒鐘後卻發現小櫻忽然頓在原地不動了。桃矢走到她身邊才知道原來那是在哭。

 不是一般那種哇啦哇啦肆無忌憚的哭相,小櫻落淚的表情更像是一個長大的人。她沒有跌倒,周遭也沒有任何可以嚇著她的東西,可是桃矢卻感覺得出她比任何時候都還要傷心。

 在母親去世之後,桃矢明白了人生於世上原來有多麼地脆弱。心愛的人隨時都有可能從自己身邊離開,而那並不是任何人所能夠阻止的。人的存在就像泡泡一樣消失了,「啵」的一聲只被留在記憶裡如飄渺的幻覺一樣,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人聽到。沒有任何理由,不是因為誰犯了錯,也不是為了要懲罰誰;即便一個人擁有再多的能力,也無法挽回夜雨過後應聲折落的花朵。他不行、醫生不行、爸爸也不行。

 而小櫻哭的模樣讓桃矢有種錯覺,好像自己的妹妹也體會到了這樣的心情。

 他蹲下來抱著小櫻,摸摸她的頭低聲說「沒關係的……」這次那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伴隨他的自我使命一起出現。在他的世界裡,必須守護的人又多了一個。

 他的妹妹看上去就如同一個普通女孩那般長大,時不時還會犯些被自己的腳絆倒、燒焦麵包或者是咬到舌頭之類的蠢事。某天小櫻不小心滾下自己的床,一樓的天花板還因此震了一下,他有點壞心眼地調侃說「天上有怪獸掉下來」,對著這樣的話,妹妹竟然笑了。

 那實在令桃矢難受,他錯愕著為什麼櫻不會被自己惹腦,她的年紀還這麼小,卻像聽見了什麼懷念已久的話語般笑了出來。桃矢察覺到自己心中一直沉著的恐懼,笑容背後那種歷劫歸來後的蹣跚化成少女過度早熟的視線,常常看往自己觸及不到的方向。那種笑的方式令桃矢很捨不得。

 該笑的時候哭著,該不滿的時候卻笑了。明明糊里糊塗的,卻又老是心事重重,常露出一些和本性不相同矛盾?身為哥哥的他總感覺有什麼不太對勁,但歸根究底,他只是希望看到小櫻單純一點、幸福一點的表情。


TBC...

评论
热度(4)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