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土霧] 櫛髮妝

 他端坐鏡前,再次檢視自己的妝容。

 水粉可以遮掩肌膚的暗沉和紋路,讓臉蛋顯得細緻,不過他今天擦得比往日多一點點。胭脂帶來氣色的紅潤,甜甜的櫻色使人聯想到春天及其他一切溫暖可人的事物;若是再深一些,則像夕日的雲霞,染著羞赧的迷醉。擦抹過程不得粗魯,一大片刷在頰上的印子只能呈現背道而馳的庸俗。畫眉也相同,眉是無聲的言語,訴說著女人的心。或高傲,或堅毅,薄情亦或傷悲,全取決於這兩彎弧線的粗淺濃淡。雙眼的深邃則來自眼線描出的陰影,不能言名的神祕在眼尾悄悄勾起。他以無名指沾取細細朱紅,依著唇抹開──口脂對町裡的村姑而言可有可無,但得宜的運用將使它化為無盡傾訴的愛語,和引人嚙咬的慾望。

 圓鏡中倒映的人,足以被視為「美麗」嗎?

 手指輕輕撫過鏡面,反射出的是後方男人在那個位置上專注埋首的側臉。因為美需要靈魂。──他不禁思索起話的意義,拾起几上薄而娟麗的木梳,並沉著柔和地開口輕喚:

 「老師……土井老師……」

                      #○#

 「美色」

 兩個雪白的大字用粉筆寫上了黑板,九之一教室的山本尼子老師抱著胸站在他們面前。

 「各位都已經是高年級生了,如果對女裝的認知還只停留在低年級的階段,那可是會惹人發笑的。女孩子可不是那麼簡單的生物,僅僅隨便上了濃妝、發出矯揉造作的聲音,是不能掌握女裝的真諦的。所以各位的實技老師們決定請九之一的我來進行進階女裝課的講授……」

 其實是因為山田老師、厚著老師和日向老師的女裝根本不堪入目吧……伊綠葉班的聯合授課上,霧丸因為慶幸自己不用被迫見識傳子小姐等級的恐怖妝容而忍不住竊笑。不過山本尼子老師生起氣來好像很可怕,所以他隨即打消了偷偷和身旁的亂太郎講話的念頭。

 「……但現在就算我說得再多,大家恐怕也只會感到無聊吧,因此,請你們拿起手邊的化妝用具,挑選準備好的衣裳,三十分鐘後,我將依照各位的變裝給予指導,讓你們得以歸結出女裝的魅力及功能所在。」

                      #○#

 火光在燈芯尖端微微搖晃,室內一片暈黃。輕巧的木梳上刻著細緻的百合圖案,躺在土井半助略為粗糙的掌心中,顯得格格不入。霧丸的背部讓長長黑髮遮住大半,像瀑布順流,落經頸項,滑過肩胛。他攏起一綹,緩緩梳順後放下,再攏起另一綹,順直。細密的梳齒於髮絲間穿梭,幾乎不見阻礙。

 「說要請我綁一個漂亮的髮型,果然是太強人所難了。」

 其實土井半助是個不擅整裡頭髮的人,甚至將此視為一件浪費時間的工作。家中開美髮店的四年級生齋藤鷹丸,每次見面總要苦苦哀求他,對那頭髮質已經差到不行的雜毛好好護養一番,而他則一次也沒有聽取對方的意見。因為很麻煩。

 他幽幽嘆了口氣,有種錯覺,好像霧丸滑順柔軟的頭髮在他的梳理下漸漸開始毛燥了起來。

 「果然嗎……」自始至終都不曾回過頭的霧丸,對鏡抿了抿嘴唇,最後將它擱置一旁,聲音中夾雜著許許失落,「總覺得還是美中不足……」

 土井很少見過霧丸對賺錢以外的事如此認真,雖然又是化妝又是梳頭的,但學習意願的增加不論如何都事件好事,所以他連忙接口:「先別這麼說嘛,女裝一直以來不都是你的強項嗎?」

 霧丸的背影仍垂著頭,沒有任何回話。片刻,他慢慢挪動正坐的雙腿,小心翼翼地側過身子,沾著妝粉而顯得蒼白的指尖,輕輕捲起如簾般掩住面容的細髮,將其繞至耳後。

 「老師…你真的這麼認為……?」

 話語有那麼點怯生生。

 燈火微微搖晃。

                      #○#

 「傳七、左吉,化裝沒有問題,不過你們走路的姿勢和儀態有點奇怪呢!」

 「怪士丸、平太,很可愛,所以要多拿出點自信來!畏畏縮縮的行動反而容易引人懷疑。」

 「伏木藏,村裡的姑娘是不會把嘴唇塗得這麼紅的,選擇了什麼樣的衣服和髮型,就要思考自己正在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孫次郎,你的蔻丹是怎麼一回事?」

 「喜三太,怎麼連腰帶都沒有綁好呢?太過隨便的模樣是會被人拒於千里之外的,更別說要進一步深入敵方,打探情報了。」

 「兵太夫,妝實在太濃!三治郎,這樣狂眨眼睛並不是拋媚眼的表現吧,就算作為暗號也太引人注意囉。」

 「啊啊──金吾!不要把奇怪的東西塞到衣服裡當胸部!很抱歉,但這一點也不性感。到底是誰教你的?」金吾氣憤地把衣襟裡的排球抽出來往團藏甩,一邊的虎若則趁這個時候迅速拆下胸前兩顆巨型寶祿火矢,把它們踢得遠遠的……

 山本尼子難過地搖搖頭,但很快地振作起來繼續在學生間遊走。可是,她突然定下腳步,因為有名身著紫色小袖衣的「女孩」,令她在一瞬間以為見到了來自九之一的學生。她托起霧丸的下巴,像欣賞什麼藝術品搬地端看著,隨後露出滿意的淺笑:

 「出現了一位美人呢……」

                      #○#

 那一剎那他遺忘了所有出現在心中的言語。

 他認識眼前的人,但此時此刻,又像從未見過。

 霧丸的女裝自小就比別人可愛一些,這點土井半助心中並不否認,而現在,他的臉已脫去兒童的青稚,讓彩妝染上一層媚色。不同於平時打工扮成的售貨娘,看起來更為成熟而端莊。白皙的膚色如瓷偶,卻又多了娃娃缺少的溫度。他沒有直視土井的臉,一如他感到難為情時的反應,只抓住幾秒不到的片刻,自下而上偷偷瞄著對方的表情,兩頰彷彿因此浮起了淺淺霞紅。

 「見到女裝打扮的學生就興奮,看來今年也沒有辦法結婚娶老婆呢!」

 幾年前稱讚他的模樣可愛時,那小鬼想都不想的隨便回嘴令他大為光火,所以,當土井以溫柔的微笑表示「很漂亮……」時,霧丸由衷開心的反應反而使他不知所措了起來。

 「真的嗎?好高興喔!」那張美麗的臉蛋頓時棲上前,橘黃火焰在他眼底映著晃亮的光。

 這樣的距離不會太近了點嗎……?他反射性地將身體後傾,看見霧丸的睫毛隨著眨眼上下輕拍,妝粉散發著帶有奇異甜味的氣息……

 ──啪嚓、

 「欸?」土井舉起方才撐住地板的右手,張開的手掌中出現了斷成兩截的木梳。

 霧丸注視的對象從老師的臉移至他手上的梳子,接著,毫不留情地慘叫了出來。


 「這個!我只有、我只有這一把梳子欸!」他生氣地把土井手中的東西搶走。木梳上,六片的花瓣被分成了三片半和兩片半,歪斜的裂面在他眼裡看來格外痛心。

 「呃對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然而霧丸背向著他,什麼話也聽不進去,抽抽噎噎地開始為齋藤家消費者回饋的贈品哀悼。

 怎麼辦?不過壞了一把梳子有必要難過成這樣嗎?或許自己是不喜歡整理頭髮的人所以不能理解吧,也或許那對霧丸來說真的是很重要的東西也不一定。不論如何,他微微顫抖的背影看起都可憐得要命,讓土井半助認為自己絕對是對這孩子做了什麼很過分的事。

 「不要哭了啦霧丸……總之,我會再買一把給你的,所以不要哭了好不好?」要是隔壁的歐巴桑聽見這裡吵吵鬧鬧,明天又會帶著一副興味盎然的表情來問東問西了。

 雖然「給你」這樣的字眼成功止住了哭泣,但霧丸仍不肯回頭,頓了許久,他才用濃濃的鼻音在抽泣間出聲說:「那種的……想買也……已經買不到了……嗚嗚嗚嗚嗚……」

 聽起來還真棘手……土井困擾地搔搔腦袋。

 「那,我該怎麼辦呢?」

                      #○#

 「各位同學,這幾次授課下來,希望你們對進階女裝的概念都有更深一層的了解,也希望你們明白我所強調的『美色』意義何在。美人如水,會依光影和環境的變化,展現不同的風貌和魅力,冷卻怒火和猜疑,悄然淹漫人心,使人陷溺。掌握『美』的要領,即便是滿臉皺紋的老婆婆也享有傾城傾國、將對方操弄於股掌的能力。聽起來有點誇張?我知道。因為實際情形仍得仰賴各位運用的智慧和練習,若能不斷累積新經驗,便更好不過了。那麼,為了檢驗各位的學習成果,連休後我們將進行進階女裝的考試,至於考試形式嘛……呵呵,不用擔心,請多多複習我們這幾次上課的內容吧……」

                      #○#

 「告訴我後天小考的答案我就原諒你。」霧丸說。

 「嗯,」土井半助不加思考便直接回答:「這當然不可能。」

 忽然間,霧丸回過身,眼睛瞪得又大又圓,騰騰殺氣像可以把所見的每件物品都吞掉一樣。

 「啊──我受夠了──!」他沒有拉扯,但抓住土井的衣襟,有些激動地說:「都裝模作樣了這麼久,老師你為什麼都不會心動啦!」

 「你在說什麼……?」

 「妝也畫了、嬌也撒了,梳子還因為這樣斷掉,虧我剛剛像個小女生哭哭啼啼了半天,為什麼你一點心動的樣子都沒有?我可是從小訓練的女裝打工達人欸!這樣的可愛程度難道不值得你透露一點情報嗎!?」

 「心不心動跟洩題不能混為一談吧!」他啼笑皆非,本來看這孩子難得這麼認真做一件事,結果最後仍是利益取向嗎。

 不過,近距離向著他的臉時,漸漸能發現到所謂成長在幾年間悄悄蓄積的改變,輪廓鮮明了起來,不婉約,但秀淨,眉眼間開始閃過幾抹大人思慮的痕跡,行事與脾氣卻依舊青澀。不曉得未來又將變成什麼模樣呢?

 「況且…」他拍拍少年的臉頰,「怎麼能說不心動……」檀黑長髮下精心打扮的臉孔,連自己也難以仿效,但,土井可以從一貫生動的表情辨識出,淺杏白妝粉後,那張專屬霧丸的面容。

 「剛剛不就說過了嗎……」

 很美。

 霧丸鬆開襟口上的雙手,瞬間像被偷走什麼東西似的,無法繼續直視土井半助的臉。他緊張侷促以至於雙耳發燙,有種被擊敗的感覺,因為好像,一直下來被操弄的,全是自己的心。 



Fin.

评论(1)
热度(3)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