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土霧] 他的理由

 回家路上撿到小銅板的機率幾乎微乎其微,可是霧丸仍習慣邊走邊四處張望。通常每隔一陣子他就必須小跑步,才能趕上腳步快了不少的土井老師,但這一天對方走路的速度明顯地遲了很多。他大概理解。因為隔壁的歐巴桑最近的確是難纏了點。

 「半助,你真的不打算再婚嗎?」她故意用若無其事的表情提起,但話怎麼聽就是不對勁。土井老師無奈地再度澄清「我一直都是單身」,歐巴桑卻只聽取自己相信的事情。她很快繼續切入正題,說是有認識的姑娘偶然看見半助,心生仰慕,所以她想藉此介紹兩人認識。

 土井老師以工作上實在不方便為由婉拒了,可是當歐巴桑用狐疑的眼神打量他時,他又說不出自己做的究竟是什麼工作。歐巴桑一心覺得半助有難言之隱,諸如正在跑路或躲冤家,說著這種情況下有女孩願意結識,是多麼難能可貴云云,最後反讓他有點生氣了。

 「你真的是老師嗎?」只因歐巴桑如此問道。

 霧丸說:「當然是真的啦!而且我們上課快要遲到了。」便拉著土井老師快速離開。不過以他入住宅院三年來對歐巴桑的了解,大概下次再見到她時又要面臨一番莫名的遊說了。

 「那你覺得咧?」團藏一邊打掃一邊打趣地問,「如果老師再婚的話?」結果只換來霧丸的白眼和一句「你白痴?」

 「不過我很好奇,難道老師不打算娶媳婦嗎?」來檢查的庄左衛門若有所思地加入他們的話題:「我爸媽說他們差不多這個年紀時就結婚在一起了。」

 「一定是因為土井老師的眼光太高了吧!」伊助說。

 「不不、說不定其他女生也看不上老師這一型的!」兵太夫竊笑。

 三治郎雖然笑說兵太夫嘴巴很壞,但他好奇的問題其實也和大家一樣:土井老師到底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又或者,喜歡土井老師的會是什麼女孩呢?


 山本尼子老師頂著花白頭髮盤成的大髻,老神在在地呵呵笑著:「的確是個不錯的對象~如果我再年輕個●十歲,說不定也會考慮跟土井老師結婚呢!」

 食堂大嬸嘗了一口鍋裡的關東煮湯頭,才舒展開嚴肅皺起的眉心,和氣地表示:「啊──只要土井老師改掉挑食的習慣,就很有魅力啦!」

 九之一的女忍蛋拍掉粉紅色制服上的灰塵,順手整理一下髮型,期待地詢問:「你們知道利吉先生什麼時候會來嗎?」

 北石照代老師揮揮手,嘆了口氣後重新打起精神:「土井老師嗎?他的教學經驗是很豐富沒錯……嗯?不好意思……可是我現在實在沒有心情談這一類的事情……等忍者的工作穩定一點之後再說吧……」

 工作,土井老師也是這麼說的。好像在葉班的功課好起來、甚至成為傑出的忍者之前,沒有什麼事能再使他分神。事實上,什麼樣的人都無所謂啦,霧丸覺得,到最後不過是房子裡又多了一個吃飯的,即使亂太郎說打工的人手也可以因此增加,他還是從來沒有對此期待過。

                      #○#

 說起土井半助為什麼決定成為忍者的教師,最初他所希望的只是,孩子們能經由忍術的修習使自身變得勇敢和機伶,學會如何處世和保護自己。世太亂,幾乎每個人都得想盡辦法生存,就算一點點也好,能得到活下來的力量便已彌足珍貴。可是,如果問起是否所有學生都適合走向忍者一途,他心裡的答案其實來得現實許多。

 葉班裡,最適合當忍者的孩子,大概是霧丸。

 因為霧丸跟自己一樣,都失去了原生的「家」。

 比起從商或務農,為忍存在著更大的風險。他們隱於人群,最好不和他人建立太深刻的關係,以便在必要的時刻轉換自己的身分樣貌。他們得和危險交涉,不論哪一方,都得面臨某些難以避免的傷害,有時候有人會因此喪命,有時候死的便是自己。

 孩子們不需要知道這些殘酷的事實,未來他們將有自己的理由決定要留下或者離開。但對土井半助而言,如果有一天必須消失,他和世界最深的牽絆早已被斬斷了。

 不用再愛上新的人,不用再跟誰享有「永遠」,這樣他們也就不用被失去所傷了。

 「你就這麼怕隔壁的歐巴桑啊?」霧丸在他身邊調侃。

 「她擅作主張的話我會很困擾而已。」土井老師回答,還發現自己的腳邊跳來一隻蝗蟲,他隨即抓了起來。

 「那你為什麼不乾脆順著她的意思,跟那位可愛的小姐聊聊天呢?反正又不花錢。」霧丸打開手中的袋子讓土井老師把牠放進去,這是第幾隻了呢?蝗蟲們不安分地騷動著。

 「這麼刻意未免也太尷尬了!」

 「老師莫非你埋在忍術學園裡太久,已經不會跟女孩子說話了啊?什麼事都要順其自然的話,等到你變成鬍子白白的老公公也不會有結果的喔!」

  自己說的話究竟佔了幾分道理,霧丸其實沒有多想,他只是習慣了用和老師相反的立場去應對而已。

 「那就算了。」老師說。

 「為什麼?」

 「因為我畢竟是忍者。」

 風滑過草地的唰唰聲取代了兩人間的對話。土井半助不確定自己該不該對霧丸作出這樣的回答,也不確定他是否能理解。他們並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不過,」霧丸跨了幾步站到老師面前,仰起頭道:「也說不定有一天,你會遇見一個無論如何都會拼命保護、絕對不想讓他受到傷害的人。」

 他真的是這樣認為的,可是霧丸忽然難以衡量自己心中的感覺。他安於那一天尚未到來的日子,但又忍不住希望老師可以露出稍微振奮的表情……像在舌尖同時撒上了鹽和糖,矛盾的怪異滋味悄悄擴散開來。

 而土井老師並不會察覺,他繼續向前走,草鞋踏著的步履從容。

 「這樣的話……早就已經有了吧……」

 「欸?」

 「就是我的學生們。」

 落在身後的霧丸看不見老師的表情,只能猜想臉皮很薄的他大概也不好意思了。

 又一陣風撥動他們行經的水塘,除此之外世界再無改變。老師一下子就要走遠,他望著那道背影追上去,沒來由地踏實了許多。


 「你也該多替霧丸想想,孩子總是需要個媽……」

 「歐巴桑,關於土井老師的事,你就有所不知了!」這次他們親愛的鄰居又逕自捏造別人家的故事時,霧丸煞有其事地將她拉到一旁,以主婦最喜歡的一對一耳語模式向她講述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年輕的戀人被迫分離,又忠貞地信守再相會的約定,多麼令人動容!霧丸拭去隱形的淚珠,和對方交換了一個熱切的眼神,他們從此心照不宣。

 「我明白了半助!這些日子真是苦了你了!以後有困難隨時可以找我幫忙,千萬不要客氣知道嗎?希望你和未婚妻三年後能夠幸福快樂!

 其實她是個不錯的歐巴桑啦,偶爾也會拿小菜來請他們吃……

 「等一下!那到底是什麼意思!?」結果狀況外的反而是男主角嗎?「唉、既然要捏造,為什麼不乾脆說一個長一點的時間啊?」

 「老師你很挑欸、我都沒有跟你收錢了說!」

 「那三年後又該怎麼辦?」土井半助倍感惶恐。

 「三年後?」霧丸恣意走進屋內,熟稔地開門讓空氣流通。

 「三年後我就畢業啦。」

 「欸?」


Fin.

评论
热度(3)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