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翼] 寂寞中繼【2-2】

 知世順著依河岸而栽的櫻花樹林漫步,心想這真是受上天眷顧的一天。從小她就特別喜歡這種花,從顏色到其葉瓣生長的形狀都深深打動著她的心。一直以來生長在外地的她,雖然也不乏隨著親人到世界各地旅遊度假的經驗,但這卻是她頭一次踏上自己的祖國。壓根沒想到平時照片上已相當吸引人的場景,真正置身其中時竟遠比想像還要來得震撼。她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辭彙形容這種美麗,不如就這麼放棄言語。

 聽說有些孩子會被以「櫻」命名,那想必是件再美好不過的事吧!她猜著一個稱作櫻的女孩該會是什麼模樣,是不是有可愛的外表和最善良的心呢?是不是也楚楚可憐地惹人疼惜,卻同樣地捨不得他人受苦呢?是不是帶著純粹的靈魂,能撫慰和振奮受傷失落的人心呢?一定能被愛著的,因為她便是一見鍾情的那個人。

 一個有著「櫻」的名字的女孩,那該會是什麼樣子?

 知世至此十幾年的人生什麼也不缺,僑居的財閥之女、良好的出身、良好的教養、秀緻的容姿、光明的前景和理想的婚配對象,簡直世人人稱羨的完美,但她想,如果真的有她心目中那樣最美麗的存在,她願意用一輩子的時間和最重要的一切來交換與她相遇的機會。

 她拿出隨身攜帶的相機將眼前景色給拍了下來,彷彿捨不得放棄每一片櫻瓣的每一個角度、每一道旋轉,她啪擦啪擦地不斷按下快門,預視畫面很快就讓一張張的粉紅色的縮圖給填滿。和風像是歡迎她的到來一般,吹起一陣粉雪圍繞在她身邊。

 ——她多希望不要離開這個地方。

       §

 「又見面了呢。」

 「他們的一切都還好嗎?」

 「不久前剛離開。將來也會前往妳的世界嗎?」

 「……是的,但我期望那天能以不同的樣貌到來。」

 「……請告訴我,如果有任何我能辦到的事。我想我們的心願都是一樣的。」

 「給予祝福吧。然後等待。是的,我們有著一樣的心願。所以大概也是最後一次能像這樣和妳說話了。」

       §

 「玖樓國的櫻公主,受操弄次元之手宰制的純潔之身。願此地的諸神諸靈眷顧與妳,願妳的命運與未來得以受希望之光的照耀。吾於此虔心敬求,危厄當中,願君平安。」

 月讀望著櫻形同人偶般睡著的身軀,十分不忍它曾遭受的殘酷傷害。他們將她的身體安置在樹上,以它古老的靈氣供給一點生命的力量。

 她的靈魂徘徊在夢裡或許正不安孤獨著,然而自己已無法進入那個世界了。

 獨自跪坐樹下,知世公主開始為櫻唱起祈福的歌曲。

       §

 「還差一站……就快到了!」櫻想起等候自己的友人,滿心虧欠的呢喃道,「不好意思,再等我一下下吧……!」


 「大小姐——!大小姐——!」

 遠遠聽見腳步就知道了呢。知世不急不徐地轉過來面對自家貼身保鑣。

 「大小姐,您怎麼會一個人離開呢?竟然還跑到這種從沒來過的地方?我和其他人都嚇壞了啊!回歐洲的飛機正是今天,若是趕不上的話音樂學校的報到也會……」

 「但這不就找到我了嗎?靠著定位系統。」知世嫣然一笑。

 「是的……」

 「這些櫻花,妳不認為相當美麗嗎?」知世的表情始終沒有改變,「一直以來我都是那樣,但偶爾能不能讓我稍稍任性一次呢?」

 「……大小姐,需要再待一下嗎?」

 知世摸摸發熱的相機機身,眼前依舊一片櫻華漫舞。寥聊不見幾人的街道上,大道寺家的座車已等在一旁。


 「櫻見……終於到了!」木之本櫻跑出閘門口,遠遠就看見車站對面的樹下有人在向她招手。


 「小櫻——」

       §

 「對不起,我遲到了!」


 獅堂光、龍咲海、鳳凰寺風在樹下等她。

 「沒關係啦,我們也不算等很久。」

 「沒想到妳竟然申請上了香港的學校!這樣之後不就很難見到妳了嗎?一定得好好舉辦歡送會才行!」

 「耶——!到小海家開派對!」

 一行人沿著步道,朝與河水水流相反的方向往高處走著。此時一輛轎車疾駛而過,速度實在太快,由貼著深色隔熱紙的車窗也看不出裡面有什麼人,櫻回投得時候它早已駛得更遠,只是在那瞬眼一瞥,她彷彿聽見來自自己記憶中一道親切的歌聲。


 現在的你 儘管尚未覺察

 世界之變 你我懷抱力量


Fin. - Melody in a Glimpse -

TBC...

评论
热度(1)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