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翼] 寂寞中繼【2-1】

第二章、瞬眼樂歌

 人們都說,日本的櫻花是最美麗的——

 終點站未知的某列陸上電車,窗外景物隨著移動飛逝。大道寺知世坐在座位上,看著那些樹木、樓房、雀鳥像被印在捲軸上快速滑動一樣,心中出現的,是她回到這個地方後反覆想起的念頭。

 ——向來都希望能親眼看看呢……

 列車直駛向前,一站過了又是一站,乘客們來了又走,面孔頻頻交錯。知世只是一直坐著,收成半頭的黑色長髮披垂腦後,交疊的雙手擱在腿上,臉上有淡淡恬靜的笑容。由她高雅的服飾與儀態之端莊,閨秀氣質不掩自現,但她的內心其實比往常還要來得輕盈與欣喜。

 聽見了電子播報的聲音唸出了某個站名,知世起身,翩翩走出了車廂。她將一次性的車票投進票口,閘門順勢而開,來到車站出口的瞬間,她馬上看見了沿路一整排的櫻樹,春日的甜美在風中紛飛起舞。


 木之本櫻在猶豫了許久,拿著幾套服裝在鏡前比試,換來換去,怎麼配感覺仍是有點不對勁。她重複了幾次這樣的過程後決定放棄,穿上平常最熟悉的款式,很快地收拾了東西離開家門。

 希望不要遲到就好了,她想,一面匆匆走向車站。裝著學生月票的手工卡套上繡著一隻樸拙的翅膀,邊緣還可見不小心露出的縫線痕跡。這是以前家政課時的作品,如今這張票可以用的時限也快要到了,之後要收拾行李的話,再小也好,多餘的雜物還是先擱下吧,畢竟只是自己做出來的簡單東西。

 走進車廂,門關上後窗外的景緻也開始隨之移動,櫻突然想將手和身體探到外頭,摸摸空氣流動的感覺——當然這並不可能,所以她也只是想想而已。

 關於那些在風中馳騁的回憶。

       §


 「知世那時候是怎麼認出我們的呢?」

 「嗯?」

 櫻一邊裁剪著深色的布料一邊說道。清朗的早晨,正當外頭有群人仍像活屍般在宿醉的泥淖中掙扎時,兩個年輕女孩正在聚小小的房間中閒聊,各式華貴的布料和裁縫器具在身邊散置著。

 「我只是想,妳在我們抵達以前就先從夢中知道了消息,當初是不是也已經知道了我們會在哪裡出現,或者是大家的樣子之類的?」

 知世停下熟稔繡著鈕扣得手,明白了櫻想要問的問題是什麼。「那全都是意外喔!」她說。「我並不知道小櫻的容貌,雖然曉得你們可能是Dragon Fly的參賽者之一,但一開始也沒有預料到會在那樣的情境下遇見妳。」

 「欸?」

 「只是看到小櫻的瞬間就覺得,『啊——這果然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女主角吧!』僅此而已。所以知道旅人就是你們的時候,我是由衷地感謝命運的安排!」

 「好厲害……」櫻不禁打從心底佩服這種直感與自信。其實她也是,她也真的好慶幸能在旅途中遇見知世這樣的女孩,還像很投緣似的,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成為能夠放心談笑的好朋友。

 「我倒覺得,如果對象是小櫻,一定不管哪個世界的我都能夠認出來的。只要能見上一眼——不管是什麼地方——只要能這樣那就是很棒的事了。」

 愉快的空氣在兩人間流動,知世開始輕輕哼起歌來。


 伸出雙手 向風兒的行蹤

 以這雙手 捕捉燦爛星空

 牽這雙手 如果能一起走

 請別害怕 接著飛向青空


 現在的你 儘管尚未覺察


 櫻聽著聽著竟然入迷了,一時甚至忘了手上的工作。她覺得知世的聲音好美。


 「是嗎?謝謝妳。」對知世而言,歌曲的意義並不只有單純存在優美的旋律而已。「那麼可以把這些全部當作是祝福小櫻的禮物嗎?」

       §


 誕生至今,櫻尚未做過「夢」。不像以前看得見亡者、聽得見來自自然的聲音,她就只像個普通的女孩一樣長大。唯一不同的,只有那些伴隨日常生活一點一點回到自己身上、不屬於這段人生的記憶。魔女曾經說過,他們將重新迎來「那個時刻」。然而,那將以什麼樣的形式到來呢?

 那個時候的伙伴,在告別了之後又前往哪裡、做了哪些決定?未來有沒有改變?他們自由了嗎?幸福了嗎?

 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即便如此,卻仍要選擇重新降臨於世,只為了活在有心愛的他的世界。這樣的自己難道不自私嗎?她並不是如知世口中所稱讚的那樣美好啊……


 櫻倚著電車上的擋板楞楞地想著,幾個站就這樣溜了過去,當站名廣播的聲音終於傳進自己耳裡時,她才赫然一驚——坐過頭了!

 轉車的月台是在上上個車站。她連忙走出車廂,趕著去搭反向通行的電車。


TBC...

评论(1)
热度(3)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