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翼] 寂寞中繼【1-4】

 櫻已習慣千帆和法伊之間某種微妙且神祕的關係性。有點像是親人,又有點像是平起平坐的朋友。她知道法伊目前一直照料著千帆的生活,但也僅限於此。沒有多過問的情況下,只有偶爾會聽千帆片片段段地談起:

 「法伊在遇到我之前簡直是另一個人的樣子。一直說話、一直開玩笑,大家都覺得跟他相處很有趣。可是我不覺得。因為其他人都看不出法伊也有一個人的時候。其實他就是一個人啊。那樣的身影總是很落寞。我再清楚不過了,因為法伊跟我是一樣的。」

 「我們打從一出生就是獨自一人,沒有哥哥弟弟姊姊妹妹或者其他人,沒有,完全沒有。我是這樣,法伊也是這樣。所以我真的知道。」

 「那就像是小鳥少了一隻翅膀。少了一隻翅膀是不可能飛起來的呀!但是他一定很希望飛起來吧,這樣才能看得遠一點。我想也是的,所以我就告訴他:『不想說的時候就不用開口,不想笑的時候也不用勉強自己。』他問我為什麼,我說:『因為我希望你這樣。』」


 法伊,我不知道你在找什麼,可是如果你能更以自己為重,那就是我的願望。


 「然後後來法伊就少說話了,也不再開玩笑,大家還想說他是不是發生了什麼難過的事。可是當他們開始吃下法伊做的點心,他們才知道原來真正的法伊是個什麼樣的人。」


       §


 如果自己早點在夢中看見一切就好了。那麼她就可以知道幾乎是用著謊言構築自己全部存在的他,一直以來是如何地煎熬著。

 「因為我最不願意的就是對小櫻說謊了。」

 儘管如此他還是為了實現願望而忍耐著。那樣的願望任誰都是相同,都只是為了守護最珍重的人,就算自己得去傷害、去瞞騙、就算再也睜不開眼睛,他們也不將因此感到形單影隻。


       §


 「最後找到了嗎,法伊先生一直在找的東西?」櫻飲盡杯中最後一口飲料,抿抿唇問了千帆。

 「嗯……那個時候的話果然還是沒有呢……」千帆把頭靠上櫻的肩膀,「所以我就對他說『我們搬家吧!』對呀!『搬家吧!到什麼地方都好,然後我們一起找,就當作是旅行,怎麼樣?』」

 千帆滔滔不絕說起話來的時候有個習慣,很容易把同樣意思的句子重複兩遍,就像回音一樣。櫻覺得很有趣,不曉得她本人有沒有察覺。

 「對了小櫻小姐,妳喜歡旅行嗎?」

 櫻想起之後不久就是學校舉辦的修學旅行,生平第一次,她將前往日本以外的國家。

 「很喜歡喔。」她說,「如果可以,我還想去看很多很多的地方——」

 「有可以一起旅行的同伴嗎?」千帆笑著問。

 靈魂是相似的,但又因各種原而不盡相同。櫻覺得自己還是很喜歡這當中的熟悉與陌生。

 「如果能盡早遇見他們就好了。」

 廚房裡又飄來什麼東西烘烤著的甜蜜香氣。


       §


 魔法師意識到自己正在說的話可能很不明智,然而他卻無法就這麼從根本否定掉親手足曾存在過的事實。

 「我有一個雙胞胎兄弟。其實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和他說話了。但要是有機會小櫻能和他彼此相識的話,我想一定很不錯吧。」 



Fin. - Mirror of Magician -

TBC...

评论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