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翼] 寂寞中繼【1-3】

 某個未被訴說的世界這天刮起了風,清朗地、綿長地吹送,將人的髮絲拂到空中飛舞。

 櫻公主提著洗淨的衣物們在戶外曬衣竿前停了下來,籃子著地瞬間發出了沉沉的一聲悶響。因為身子相形嬌小,所以每晾一件衣服她就得踮起腳尖才搆得上橫桿之頂。待辛辛苦苦終於掛妥了所有輕薄的衣衫,籃子底原來還壓著幾件桌巾與被單。櫻伸展四肢,做著像是體操的動作來提振精神,彷彿自己也能因此長高幾公分,但抱起這些布料的時候仍被壓得重心搖搖晃晃。視線被擋住了,她還需要又跳又拋的才能讓身上的棉被越過橫桿來到另一端。

 每搭好一件,就像完成什麼了不起的任務一樣。

 然而風又吹了起來。

 「糟糕!」正在自己這麼想,以為被單要被掀翻了過去的同時,法伊從另一邊現身拉住了布緣。

 「還好嗎?」他笑的方式像是在稱許櫻方才的努力,「要不要換手呢,親愛的公主陛下?」

 櫻甩甩頭,那意思是「不要緊,我可以的!」

 「那麼讓我來幫妳吧。」

 舉起手,將抓住的棉被的某一面遞予法伊,對方接過後便將它拉開攤放在桿子上。兩人一起整理垂放而落的布面,必要時再夾上衣夾。

 「不好意思,總是笨手笨腳的……」櫻慚愧地說。

 「怎麼會呢?」法伊聽了話探過頭來看她,「小櫻只是還不熟悉而已,一旦習慣了之後就會上手的。」

 法伊先生人真體貼,櫻心想。「以前……在原本國家的時候,我皇兄老是喜歡這樣笑我……」自己前一段恢復的記憶中就刻劃了一幕類似的場景。「每次我都氣得不得了,覺得他簡直就是全世界最壞的討厭鬼……」櫻蹙眉說著說著便沉默了,經片刻才發現自己怎麼停了下來。她再一次加快了手上的工作,幫一條長巾上了兩個夾子。

 「法伊先生的話,一定是位很棒的哥哥吧!」

 為了轉移掉某些思緒,櫻開口這麼說,但話語既出才想起,自己對法伊的背景可說是一無所知。關於他的國家、曾經歷過的要事,以及身邊有什麼重要的人……一切的一切都彷彿被收在一個未曾想過打開的盒子當中。

 法伊遲遲沒有接話,也沒有看向自己,很久很久,沉默幾乎漫長到櫻認為自己果真是說錯了什麼而準備開口道歉。

 「跟妳的皇兄比起來,我才是更為差勁的人呢。」

 「咦?」

 她想她很難忘記法伊當時的表情。儘管是面對著自己,卻又不像真正在和自己說話。他脆弱的口吻更接近一種源自內心的責難。

 「法伊先生也有兄弟姊妹嗎……」櫻試探性地詢問。

 「有啊。」他說。淺淺地笑了起來,當中卻感覺不出一點開心的情緒。比較接近無奈吧。櫻一開始也不太懂。法伊先生為了什麼事後悔嗎?他是不是也思念起不在身邊的親人了呢?直到更久以後的日子,她回想起來,才知道那是一種被鞭笞過也只能用概括承受來懺悔的微笑。因為太過雲淡風輕,所以好像可以由人的內在一點一點將其撕碎一樣。

 「把這個當作只有我跟小櫻之間的祕密,好嗎?」



TBC.

评论
热度(2)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