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黑法] 執箸

 這種以兩根木製或金屬製條狀物湊成一對以挾取食物的餐具名叫「筷子」,也有些地方稱之為「はし」、「箸」、「挾提」……等等。如果用法伊自己熟識的語言,大概要翻譯成「Штапићи јадење захранене」或「Китайски для хранене」吧……他也不太確定。就定義、功能和語言學上一一解釋實在太麻煩了,反正他的世界本來就沒有這種東西。

 旅行之初法伊很快就面臨了他的第一個「文化衝擊」。阪神共和國熱心的小男孩帶他們去吃午餐,厚厚的煎餅在鐵盤上加熱,和著甜醬油、海苔粉和柴魚片飄散出陣陣香氣。美味的食物永遠是宇宙共通的語言,但,餐具可就不一定了。那個扁平的「煎鏟」還好理解,顧名思義就是用來「煎」與「鏟」,順帶還附加了「切」的功能,可是筷子究竟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法伊拖著腮一邊聽正義說話,一面不動聲色地觀察其他人用兩隻木棍夾起盤中物,覺得自己的手指好像沒辦法以同一種方式運作。
 身旁那個黑黑的人竟然能夠一次挾起一整塊大阪燒啊……還以為他一生氣就要把那對小棍子折壞了呢。
 回到有洙川夫婦家晚餐時,法伊又再一次遇見了同樣的困境。一行人當中只有他顫顫巍巍地一條一條撈著烏龍麵吃,有洙川嵐見狀,靜靜走進廚房,體貼地給他遞來了一把叉子。

 總之就是這樣,往後當他們造訪其他國家,筷子仍時不時地出現在生活當中。對法伊而言,大概也稱不上很大的困擾吧。調羹舀飯菜、小叉小匙吃甜點,肉類則一貫搭上刀具……甚至有些食物很親民,直接用手拿取也無妨。山不轉路轉囉,他還是找得到其他湊合的辦法。
 黑鋼老愛露出一臉「我老家連小鬼都比你高明」的表情來評價自己的習慣,他便聳聳肩,莫可奈何地有點像在苦笑。因為那比較難啊,對他而言……

 所以到了紗羅之國,法伊還是拿不住筷子。陣社的蒼石先生告訴他,那麼就用戳的吧。法伊照做了──這他很擅長──戳起燉馬鈴薯、小烤魚和煎蛋,雖然最後不可避免地扎碎了冷豆腐,但至少差強人意。
 他吃的不多,倒是酒喝了整個晚上。

 有一天,法伊發現原來拿筷子就和拿筆寫字一樣。
 那時候他們留在夜叉王的國度,每個等待的日子都像不聞回聲的叫喚。一晝啣著一夜,漫漫無期。
 語言閉鎖了,他尋黑鋼開心的機會也稍微少了一些,多半時間他都讓自己像個不會說話的人,取而代之的是更多觀看。他看著黑鋼溝通時的肢體動作,看著他迸出陌生話語的嘴型,用餐的時候,他瞄著對方執筷子的手。食指中指和拇指扣住上面那支,無名指作支點讓下面的靠著,就算是帶刺的細嫩魚肉也能好好地吃。
 法伊只用兩隻指頭捏住上面的筷子,為了方便施力,他的手總必須持在尾端。
 「人筷子拿得越遠,離家越遠。」黑鋼說。
 可是法伊聽不出他說的話。他只注意到,兩個人使用筷子的手勢並不相同。

 而往後就盡是沒有筷子的國家了,直到日本國。
 食指中指和拇指撐住上面那支,無名指作支點……懷念的情愫其實來得叫人不明究理。
 「使用筷子對您而言應該不是件容易的事吧?」月讀望著法伊安靜緩慢地執箸拾起一顆顆蜜漬黑豆,溫柔地說道:「但您拿持的姿勢卻相當好看呢。」
 原來這就是黑鋼誓言要效忠一輩子的公主。
 「黑鋼總是不聽人說話對吧?未來還承蒙您多多關照。如果不嫌棄,日本國隨時歡迎您。」

 旅行重新開始之時,法伊已經能夠上手地用筷子了。儀來河內熱心的小男孩給他們送來小麥麵。五花肉燉煮得香香軟軟,浸著甘美的清湯和綠蔥,引人食慾大開。
 「黑嚕嚕來,啊──」法伊挾起一塊蘿蔔湊到黑鋼臉邊作勢要餵他,因為笑得太過開心,一不注意便讓對方搶先放了一片酸黃瓜到自己嘴裡。

Fin.

评论(1)
热度(23)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