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黑法] 惱人的喚名

 摩可拿今天最早起床。
 天氣很好,摩可拿的心情也很好。
 儀來河內是個很好的國家,每天的早晨都很美麗。
 她開心得想唱歌,但其他人都在睡覺。
 摩可拿來到法伊枕頭邊,倚著他耳朵輕輕說道:「法伊、法伊……」
 對方微微動了幾下。
 「法伊、法伊……」摩可拿又說。
 對方緩緩睜開眼睛。
 「早安法伊~」
 「早安……」他揚起嘴角回答,但最後還是緩緩閉上眼睛。
 「法伊,摩可拿肚子餓了,我們來準備早餐好嗎?」

 法伊一向眷戀日上三竿前的時光。布簾遮擋了朝陽,室內空間在這個時刻尤其陰涼舒爽,人窩在裡頭彷彿連倦意都是甜的。他的心情和摩可拿一樣好,所以繾綣在薄被子裡並不打算放棄自己的懶洋洋。
 「唔……嗯……」法伊像貓一樣地伸展四肢,瞇著眼睛對滿心期待的小傢伙說:「好啊。不過你看,爸爸剛好也起床了……摩可拿先和他一起去找點食材好不好?」

 「啊?」
 房間另一端傳來一聲埋怨。

 摩可拿幫法伊撫平凌亂的頭髮,便蹦蹦跳跳來到那個人面前。「噓──」她機靈地提醒道:「黑鋼我們要小聲一點喔!不然小狼會被吵醒的。」
 法伊還來不及說點什麼送他們出門,便先酣然返回自己的晨寐。
 摩可拿今天也是勤勞又貼心的好孩子。

     ஐ
 
 潺潺溪流自上游蜿蜒而下,河道一邊是草樹雜生的緩坡,另一邊則散亂著大小不一的沖積碎石。黑鋼選擇了轉折處一座較為平坦的岩塊盤坐,身旁的藤簍半浸在溪水中,幾條魚在其中擺尾。

 「哈囉喂~哈囉喂~」

 水流像是嬉戲競逐,不時濺起水花,凌空折射陽光的晶亮。魚群也靈巧地穿梭,但黑鋼總不太滿意眼下收穫,上鉤的那幾隻不曉得為什麼就嫌乾瘦了點。

 「我努力向前游去~」

 憑甚麼白饅頭說想吃魚,他就得真的乖乖來釣?這邊這隻和家裡那個都一樣,盡會使喚人!

 「搖搖蕩蕩 卻來不及 追趕至你的夢裡~」

 「所以剛剛到現在你到底在唱什麼鬼?」
 「魚的歌啊!」摩可拿扭著小小身體,做出奇怪的姿勢,「熱帶魚。」
 黑鋼皺眉,一臉莫名其妙。是位置的問題嗎?他拉回釣餌稍作檢查,並起身往四周張望,隨後決定移動到幾公尺外的另一塊石頭。白饅頭儼然因為黑鋼讓出了位置而擁有一片更加寬闊的舞台,表演欲旺盛如她,便忘情地繼續在原地哼哼跳跳。
 耳根子多少是清靜了點。黑鋼重新拋出釣線,看著餌鉤噗咚一聲沒入水中。一隻鷺鷥自空中斜切而下,平穩地乘風滑翔河面,而後振起翅膀,朝更高處的林間翠意飛去。
 少年時在諏倭,黑鋼會抽空去鄰近的河裡抓魚。儘管對他而言那並非特別討喜地差事,河魚的營養和美味卻或許對身體日漸孱弱的母親有所幫助。當時她花了極大的心力施佈結界守護領土,即使健康每況越下,遭遇擔憂和苦痛,卻依舊保有一副恬靜的微笑,無時無刻都相當溫柔。
 是啊,相當溫柔……
 「不過生氣起來應該很可怕吧?」
 嗯,生起氣來的確也非常可怕呢……黑鋼不由自主地跟著負荷點頭。
 ──他倏地回神,轉頭發現摩可拿正站在肩膀上,煞有其事地盯著自己瞧。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摩可拿表示:「我是說,如果我們沒有依照約定帶好吃的魚回去,法伊生氣起來一定很可怕吧!所以黑鋼要努力釣魚呀!」
 「沒有人跟他約定!」黑鋼憤怒。何況那傢伙哪會發脾氣?不就成天掛著一張笑瞇瞇的傻臉,「黑大人、黑大人」地胡鬧!

 「好過份啊,『黑鋼』。」

 法伊的聲音如箭一般削過耳畔,黑鋼心頭一凜,像被誰拿碎玻璃刮了一道似的,連手中釣竿都差點把持不住。但左顧右盼並不見他預想中的的身影,藍天、綠樹、飛鳥、水聲如故,只有一隻白饅頭笑得甜甜燦燦:

 「摩可拿的祕技一○八招♥~」

 小傢伙「呀──」地尖叫,逃開了男人欲抓他來祭魚的邪惡魔掌。此時有股突如其來的力量迅速將釣線往遠方扯,只顧對摩可拿張牙舞爪的黑鋼一時不察,受腳下青苔所害,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順勢跌入溪中。

 噗通──

 何等恥辱!全日本國身手最矯健的忍者現在半身正沒在清冷的溪流當中。那條溜走的大魚彷彿是一記狠揮上黑鋼肚子的悶拳,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突然聽見左臂機械義肢的接合處發出某種怪異聲響,感覺像是哪個零件……鬆脫了?
 他試著伸展自己的手臂,手掌握起,再鬆開,但實在感受不出明顯的差別,尤其近來義肢的狀態本已稱不上太好。

 「……義肢不合適嗎?」
 「……比昨天痛嗎?」
 「回答我啊?」
 
 浮現在腦海中的是法伊冰冷的聲調及嚴肅的面容。黑鋼當初壓根沒想過對方有那麼大的力氣揍人。從某個時期開始,那傢伙與自己相處似乎變得不太留情面……

「早安,『黑鋼』。」
 
 曾經有一句相當苦澀的話。
 他稍一抬頭便能眺見淺藍色的朗朗晴空,那種顏色像極了法伊眼瞳的光彩。黑鋼不自覺揪緊自己的臂膀。
 來自寒冰之國的魔法師,守住性命,收回魔力,如今已不是再是受他餵養的吸血鬼了。
 
 摩可拿悄悄回到黑鋼身邊,見他好好一個人竟神色複雜地愣在水裡,內心不禁充滿擔憂:「黑鋼果然有心事呢……」

     ஐ

 所以現在是什麼情形?
 「早安,摩可拿。你好,黑鋼先生。」
 甫離開水域便看見四月一日君尋的人影被大大地憑空投射出來。他今天穿的是上色雅緻剪裁俐落的和服,溫和而幹練的微笑和問候一不小心就要讓人忘記那張太過青嫩的少年面龐。
 「這次沒有見到小狼呢。難得聯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特別的事呢?」他意有所指地望向黑鋼,關切的態度流露出真誠。
 「黑鋼他啊,有煩惱!」摩可拿急急說出自己的目的。
 「這樣嗎。」願望店店主應得從容,「請開口吧,如果有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

 「是感情上的問題!」

 「誰准你亂講啊白饅頭!」一直以來被不由分說佔掉話權的黑鋼終於忍不住大發雷霆。所以到底為什麼要開啟次元通信?那地方不是做什麼都要付出代價的嗎?
 「摩可拿才不是亂講呢!因為摩可拿感應得出來!」
 四月一日默默聽著他們吵嘴,其實對一切來龍去脈仍然沒有頭緒。不過,以自己與幾位旅人相識已久,問題源頭究竟還指涉了哪位他大概也瞭然於心。就怪摩可拿太熱心了──四月一日苦笑著,自覺多少能體會黑鋼先生的立場。
 「抱歉,但沒什麼好要麻煩你的!」黑鋼粗魯地告訴四月一日,絲毫不理會摩可拿在一旁的反駁和抗議,拿起用具便準備要走。
 「無妨。」店主頷首表示明白,「那麼您不如就當我在說夢話吧──」
 「什麼?」

 『據線兩端,魚釣人。』
 
 黑鋼一臉錯愕,哪來的魚?哪來的線?他只想知道他們現在說的還是不是同一種語言?
 「我想這樣就足夠了。」四月一日示意摩可拿張開口,在黑鋼尚來不急阻止前,三條鮮魚已自簍中飛向白饅頭嘴裡的奇妙空間,眨眼來到另一個次元。沒想到這乍似老實的小子竟然從魔女那承襲了一點都不該有的獪黠!
 「請放心吧,既然是收了代價的交換,您那邊也不會一無所獲的。」
 「喂你到底……」
 「聽說這個國家的魚很美味呢,實在非常感謝。」通訊之末,顯影開始晃動,畫面轉淺漸淡。「請代我問候另外兩人。」最後四月一日露出一種如同勸慰友人的純真表情,親切地補充道「其實,您只要坦率一點就可以了。」
 
 有些事永遠是旁觀者清的啊。

     ஐ

 摩可拿今天去釣魚。
 天氣很好,摩可拿的心情也很好。
 雖然黑鋼的收穫不多又老愛鬧脾氣,但他們已經和四月一日聊過天囉!
 摩可拿躍上黑鋼肩頭,開心地用自己的旋律唱起歌來:「黑啾、黑鈴、黑炭、黑嚕黑哩,黑嗶嗶~」
 對方叫她閉嘴。
 「黑太、黑飄、黑碰、黑咪黑隆,黑比比~」摩可拿又唱。
 對方煩不勝煩。
 「我們還要去市集唷!」
 「太晚了!」

 「你想要偷懶嗎?真是拿你沒辦法呢,『黑鋼』。」摩可拿模仿起法伊的聲音。黑鋼心裡又是一刺。
 「以後不准用那個名字叫我!」然而話一脫口,他馬上後悔得無以復加。

 摩可拿今天也是勤勞又貼心的好孩子。


Fin.

评论(8)
热度(37)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