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塚不二] Rainy Day and Karen

 「……百分之八十七。」
 「 嗯?」
 手塚和不二快步跑在灰沉沉的天空下,盈滿溼潤氣味的街道開始被點點驟雨打溼,雖然反射性地伸手試圖抵擋這場突襲,水的印子仍是趁機落進了頭髮裡和制服上,調侃著他們閃避不及的徒勞無功。
 「『不二周助在雨季第一週不帶傘的機率是百分之八十七,』」好不容易鑽進某個遮雨棚下時,不二重新補充了自己的話:「這是乾說的。『到了第二週則會降為百分之六。』」歇業的舊雜貨鋪門口放著裝滿玻璃瓶的箱子,綑綁成疊的回收報紙積了厚厚灰塵,幸虧窄小的簷下空間尚足夠保護他們的球鞋前端,使它免於濺上更多的水漬。
 「為什麼乾要蒐集這樣的數據呢,手塚?我以為忘了帶傘只是常情中的常情,」不二拂掉球袋上的水滴後回頭瞄著他,「尤其連總是『不掉以輕心』的你也有這樣一天的時候?」
 「或許是為了應付各種預想以外的狀況,希望在資料的建立上能夠百密而無一漏。」
 「……真像是你會說的話。」
 「也或許那只是他令人難以理解的嗜好。」
 不二哧地笑了出來,聲音卻湮沒在漸大的雨勢中。他作勢半掩自己揚開的嘴角,雙眼愉快地瞇成線,肩頭微微聳動著,每個舉止、每個細節都如同無聲電影。手塚注視不二的一道瀏海因沾了水而貼著額角,腦海中浮現他端拿相機的模樣。在人物與景緻中百般逡巡,只為了與某個永恆的片刻相逢──或許不二棲身鏡頭另一端時抱有的正是與此相似的心情。手塚幾乎就要出聲告訴他了,但自己的的言語僅是死板的呆站在那,讓淅瀝淅瀝的落雨懸宕著。
 淅瀝……
 淅瀝淅瀝……
 「喏,」不二掌中捉著一副隨身聽播放器,向手塚遞出耳機的其中一只,另一只則為自己戴上。
 當那顆小小的擴音器湊上手塚耳朵,音樂便如水泉般漫流進他的世界。音符輕快地旋轉,灑出水花,而後細細地匯聚,順著河道湧動,不斷往前延伸和推展。有個女人以她極其溫醇的歌嗓問著:

What's so amazing
That keeps us stargazing?
And what do we think we might see?

 聲音就像全貼上了手塚心口一樣。

Someday we'll find it, 
The Rainbow Connection, 
The lovers, the dreamers and me. Oh…

 他的思緒不知不覺間連同那道女聲一起起伏,她輕輕嘆息的瞬間,所有正運作於手塚意識間的思考迴路都停止了轉動,靜靜瞻仰婉轉的音節勾勒出美麗的拋物線。
 手塚迷惘在聲音中了,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曾在什麼地方聽過。儘管習慣上說來,這類洋派的曲子並不屬於他常接觸的範疇,耳邊的音樂卻在此時帶來某種熟悉的親暱,柔軟得甚至無法伸手觸碰。
 不二見他一副模樣若有所思又像心不在焉,彷彿觀察到什麼有趣的現象。「小學的時候,每到打掃時間學校都會播這首歌呢。」
 「是嗎。」手塚表示自己的學校並不特別在打掃時放音樂。
 或許的確是難解的咒語吧……音樂叮叮噹噹離他們越來越遠,像童話裡的精靈抱著祕密回到笛聲悠揚的山頭。幾秒的時間,落雨聲又重新覆蓋他們的世界。不二偏頭便能正好倚著手塚肩膀,「凱倫.卡本特,」他說那是她的名字。下首歌的旋律緩緩響起,他們不再開口,任憑女子的嗓音取代兩人間的所有言語,一首,又一首……,不二安穩地閉著眼,直到手塚出聲提醒他,雨停了。
 兩人步出小巷,來到有車行駛的路上,陽光從雲的間隙露出一角晶亮,他們如常地道別,然後一人左轉,一人走向右邊。

 It's probably magic…

 那天後,凱倫的聲音似乎再也不願離開手塚身邊。
 古文課的途中,午餐的時候,擁擠的公車上,一個人的書桌前,她的出現總沒有任何徵兆。手塚看著窗外街燈下又飄起了雨的痕跡,一面收拾文具和教科書之時,發現抽屜深處藏著自己一度珍愛的貝多芬音樂CD。他記得月光奏鳴曲既高貴優雅又深情,卻突然忘了它們的旋律。

Have you been half asleep?
And have you heard voices?
I've heard them calling my name.

 凱倫.卡本特的歌盤踞著他的心思。

I've heard it too many times to ignore it.
There's something that I'm supposed to be.

Someday we'll find it,
The Rainbow Connection,
The lovers, the dreamers and me.

 即使已經入睡,他仍聽得見那個下雨天低柔傾訴的聲音。

The lovers, the dreamers and me…

 手塚做了一個夢。
 他回到和不二避雨時行經的小巷,灰色的天和灰色的牆,單調的街被拖得很長很長,彷彿沒有起點也沒有盡頭。他獨自走著,凱倫.卡本特在某個無形的地方唱著緩慢的歌。

What I've got they used to call them blues.
Nothing is really wrong,
Feeling like I don't belong.
Hanging around, nothing to do but frown,
Rainy days and Mondays always get me down…

 她以音樂呢喃著。眼看已接近攘往的路口。
 手塚卻感覺有誰在呼喚他。驟雨嘩啦啦地自天而降。

Funny but it seems I always wind up here with you,
It's nice to know somebody who loves me.

 手塚繼續走著,聽見身後傳來吱嗒吱嗒的腳步聲,自遠而近急急趕上。
 ──手塚。
 有誰在呼喚他的名字。
 ──手塚?
 或者有誰在唱著歌。

Funny but it seems that it's the only thing to do,
To run and find the one who loves me.

 「手塚!」

The one who loves me.

 不二在他準備回頭那瞬間,從後方緊緊地抱住他。他的側臉貼著他的背,隔著制服手塚仍能感受到對方尚未平復的呼吸和心跳。他們都被雨淋得溼透了,冰涼的雨珠沿著頭髮和面頰滑下,但不二的身體卻透出溫暖的溫度。手塚握住那雙貼在自己胸前的手,無限地溫柔和親暱,只要轉身,他就能完全擁抱這個人。
 只要轉身──
 他看見了自己房裡陰暗的天花板。
 沒有光線的靜謐裡,只有雨聲淅瀝淅瀝……淅瀝淅瀝……手塚悵然地再次闔上眼。他沉浸在一片漆黑當中,整個房間都充斥著雨季濕漉漉的氣味。

Fin.

评论(1)
热度(5)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