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黑法] 非夢

 世界正在閉合。詛咒的刻紋一瞬間,從宇宙的盡頭捲起了星辰、寒風、淵谷、以及覆蓋蒼雪的大地。魔術師一直以來視為故土的國家,終是如他的原生世界一樣,再也找不到自己以外的生者。他很明白,真的再清楚不過,他將與這個曾包容自己存在的地方一起化為虛無。應得的宿命從一開始就註定好了,但這也是他最後做出的選擇。
 所以他要求對方離開──既然他總能看穿自己,或許這一次也能看見,他把關於未來的願望送給了他們──無奈那個人卻執拗地不肯鬆手,死命拖著他了無氣力的身軀。隨著外來的魔力通連了囹圄與次元間的空隙,那人又加重了拉扯的力量。魔術師覺得自己的身體像個隨時會脫落的零件,在震盪的空間中漸漸鬆動。對方用眼神告訴他,沒有任何東西能將他奪走,同時如爭搶什麼般地一味蠻橫向後施力。有某個部分剝離了。魔術師順勢被帶出結界之外。
 那個人一手仍緊緊抓著他的下臂,另一手攬住了他的身後,看著腳下持續聚縮的世界,兩人被收進了移動的魔法陣中,身影沒入巨大的白色羽翼。
 魔術師耳邊彷彿依稀迴蕩著王臨終前的話語:「如果是他們的話,說不定……」


 「黑、大、人──」
 由伊赤腳踏在白淨的沙灘上,一個個足印追著他的興奮奔跑來到水邊的男人身旁。溼潤的涼風鑽進金髮縫隙,穿繞過由伊的頸脖和面頰,他嗅著水氣中鹹鹹的氣息瞇起眼睛,情不自禁地笑著。
 「這就是海的味道啊……」
 男人僅是應了聲。
 那就像汩汩流動的琉璃,水面之下翻湧著亙古的歷史與生命,它的深邃一路推延,在比遠方更加遙遠的遠方和天空相接。而浪潮抱著褶縐衣裙上滿滿的溫柔朝陸地跨步,走跳至岸邊倏地放下所有細碎蕾絲,唰啦──然後回身又是下段樂句的循環。
 「真的很美,黑鈴這個世界的海!」綵花似的水沫浸上了由伊的腳踝,隨後匆匆退去,卻悄悄淘蝕他腳下那些海沙。由伊以為自己就要受整片移動中的沙灘曳引,像被挖空基座的雕像般倒落於眼前的水域,連忙緊張地扶著黑鋼以免重心失衡,但不久後便發現,漸漸傾斜的自己不過是個錯覺,全世界依舊穩穩地鑿在地上,白浪頑皮地輕啄他的肌膚。
 「海都差不多吧。」黑鋼說,心情很好的樣子。
 「你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哈哈!」由伊說著便毫無保留地撈起海水撒到黑鋼臉上。
 「混蛋──有種不要跑!我絕對會讓你跟陸上的世界永別──!」
 又一波浪捲了過來,連同由伊無憂無慮的笑聲一併濺到了空氣中。
 兩人突然停下腳步,看著自不遠處岩丘後方緩緩走出的人影。他有著高䠷纖細的身形和如同晨曦的淡金色頭髮,露出一貫溫柔的微笑呼喚由伊的名字。由伊與那雙和自己相同的藍螢石色眼睛對視,由衷覺得生命顯得完整。他們倆越走越近,終於來到彼此面前。

 「等你好久了,法伊。」



 世界正在閉合。魔術師獨自一人鎖在詛咒正中央。他滲血的嘴角囁嚅出這輩子最後一個咒語,讓幻境注滿了全部的意識。半闔的隻眼再也看不清真實,耳邊彷彿依稀迴蕩著王臨終前的話語,他蜷縮著,在剎那後的終焉來臨前,靜靜擁抱著只屬於自己的美夢。


Fin.

评论(9)
热度(16)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