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

FC2 營養失調
http://dystrophie.blog.fc2.com/

Plurk
http://www.plurk.com/coanyto

关于

[黑法] 紅月當空前【搖籃曲】

搖籃曲

 日本國的知世公主很會唱歌。每個人都說,祭祀時月讀吟唱的禱詞就像來自仙界的聲音,嫋嫋天籟縈繞了整座白鷺城,彷彿將上神的祝福引進整片受到眷愛的國土。世界上並不存在比月讀更善歌的人,這是日本國諸民皆有的共識。
 所以在黑鋼耳裡,其他音樂都和吵架的麻雀或鬧脾氣的貓相去不遠,既無聊又惱人,即使流光了也不浪費,比帶糟的新酒還要廉價。
 「這種樂器在我的國家沒有,舞蹈也是。哪、黑輪你看!她們的身體為什麼這麼柔軟呢?」
 黑鋼壓根不知道魔術師又在扯些什麼,在夜魔之國的宴客席上,他對舞孃和樂師的表演視若無睹,只是一味自顧自地喝著酒。
 「這個國家跟你的國家很像,卻仍然不是你的國家。黑大人,你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思鄉了呢?」
 隔天清晨,一隻受傷的鳥和野貓從敞開的紙門外頭闖了進來。貓先是跳上了黑鋼的肚子,隨後用牠骯髒的腳掌在黑鋼臉上胡亂踐踏。可惜那隻有翅膀的生物並未因此成為牠的戰利品,忽高忽低地在房裡碰撞一圈後,又搖搖晃晃地循著原本的入口出去。貓則因為被一個從睡夢中驚醒的可怕男人嚇著,縱身一跳,豎起全身的毛跑到庭院的某塊石頭上對著天空嘶吼。
 「明明你自己也受傷了……」法伊跟到貓咪身後,看著牠被啄傷而滲血半闔的眼睛說道。雖然想要釋出一點善意,但在傾身觸摸的瞬間那孩子便溜走了。
 聽見客房傳來動靜,長廊兩端各迎來一名童僕。黑髮的男孩向黑鋼問好,白髮的女孩屈膝鞠了一個躬。
 早晨的太陽依然惺忪,懶洋洋地舒展不螫人的光。法伊深深地呼吸,讓飽含朝露味道的空氣灌滿自己的身體,再緩緩吐出,然後,幾個音符隨著他的氣息一併流瀉而出。音符高高低低串成音節,音節零零散散連接成曲,那是一首異國語言的歌,每段起伏的音調都彷彿魔咒。
 法伊的歌唱得並不怎麼優秀,音感就像那隻負傷的鳥跌跌撞撞,不過黑鋼卻在一瞬間想起了母親和自己童年的歌謠。在還不知道為撒嬌感到彆扭的年紀,他會耍賴央求母親於睡前唱歌給自己聽。諏倭的民謠就和當地一樣質樸純粹,而母親的歌聲就如同她的性格一般溫婉堅定,只是,不曉得為什麼偶爾閉上眼睛時,會在夢中隱隱約約感受到某種古遠而神秘的悲傷呢?如今這些記憶早已像一尾深眠的魚,落進水草中,不再游入他的記憶。
 「喂!你在唱什麼東西?」黑鋼忘了兩人此時無法理解彼此的語言,對方轉身後只歪著頭回了他一個「嗯?什麼?」的傻笑。
 童僕兄妹來回看著他們,不久,白髮的女孩走下庭院,站到了法伊身邊。她輕輕拉了拉法伊的袖口,一手比著黑鋼的方向,回過頭來望著法伊,接著作出「啊」的嘴型,手指順著自己的喉嚨向上滑,再用指頭一圈圈繞著頭髮,瞇眼偏頭,露出困惑的樣子。
 女孩的舉動令法伊忍俊不禁,「我懂了。」他親切地微笑回答:「這是搖籃曲。」同時作出懷抱著嬰孩安撫的動作。
 「搖籃曲?這種時候你究竟打算哄誰睡覺?」黑鋼得到翻譯後又出聲反問,小女孩便繼續向法伊比劃著。

 「Caм ceбe cи.」

 語畢,法伊突然牽住白髮女孩的手往別的方向走開,空氣中徒留一句意義不明的話語。直至離開另外兩個人他才停下腳步,對一臉不知所措的孩子比比自己的肚子和嘴,說:「不好意思,我好像有點餓了,能不能吃點東西呢?」
 女孩點點頭。
 「那傢伙……」黑鋼嘖了聲,正想隨意打發掉男僮,屋頂上卻傳來什麼東西落下的聲音。
 一探頭,方才那隻鳥便從簷邊滾了下來。男孩將牠接個正著,心疼地盯著牠從翅膀下緣延伸到腹部的鮮紅撕裂傷,顧不得自己的工作服被沾滿血污的羽毛和泥土弄髒,一心只想知道有沒有方法可以幫助這隻痛苦的小傢伙。
 「我怎麼知道。不管藏到哪去,終究會被貓發現的。」黑鋼說得冷淡,沒有察覺自己的眉頭也在同時蹙了起來。小鳥則像是累到放棄了一般,漸漸地不再鼓動翅膀,身軀隨著呼吸一起一伏。
 男孩低頭咬牙不發一語,好一會後才再度望向黑鋼。他張開緊閉的雙唇,用顫抖卻再清晰不過的聲音說道:「那麼,把牠掐死吧。」
 「小妹妹說你揍了他哥哥一拳啊?黑溜人真的好差喔──」夜裡法伊帶酒闖進房裡的時候,一臉愉快地調侃他。「就是因為『那個』嗎?」
 房間最不起眼的一隅擺了一只簡陋的籃子,包紮過的小鳥正躲在裡頭的碎布中休息。
 「聽不懂!」見到法伊興味盎然地打量籃子,黑鋼才忍不住鄭重聲明:「那是那小鬼的!牠的死活跟我沒有關係!」
 法伊蹲踞在一旁靜靜觀察,鳥兒幾次虛弱地張開眼睛,但不久後又緩緩閉上。牠有著茶色的羽毛以及檀木深棕的花紋,原本一定是隻優雅美麗的生物吧。老天爺最後把你丟在那兩個人面前,好像一個劣質的玩笑。
 「如果牠再也不能飛翔,繼續活著不也是件殘忍的事嗎?」
 如果就這樣狼狽地掙扎,帶著殘破的身體在世上苟延殘喘,還有機會重新長出柔軟的羽毛嗎?
 法伊一邊替黑鋼和自己斟酒,一邊哼起早上唱過的曲調,幽幽旋律在兩個人的距離間絮語寂寞。這個國家的夜晚實在太長了,長到搖籃曲也在盡頭的黎明前迷失了方向。


  你希望誰睡去?
  「Caм ceбe cи.」意思是「我自己。」


Fin.

评论(6)
热度(16)

© 營養失調 | Powered by LOFTER